华中师大一附中 北京朝阳中学 华一寄宿制学校
当前位置: 首页>>湖北援博>>援博心语
修行新疆之病中小记
发布日期:2015-9-10    信息来源:援疆教师--唐君   

修行新疆之四

      

      在人生的旅途中,我们总是参加着各种各样的筵席,有些是我们无比厌恶却又不能推脱的;有些是我们祈求盼望却又不能入场的;有些是我们渴慕已久终于如愿的。登上武汉去博州的飞机,我就像去赴一场等待已久的盛典。但心情是彷徨忧郁、忐忑不安的,因为不知道筵席的规格,不了解入席的嘉宾,不知道是项庄在舞剑还是灰姑娘在跳舞。

      一来到博州就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这样的生活减少了思家的烦恼,却也增加了生活的不便。援友们也渐渐互相走动起来。十几天的相处,觉得我们的生活更像金庸笔下的丐帮,每天最大的盛景就是一个个带着碗筷的人敲着碗去某位援友家蹭饭吃,吃的热闹而温馨。 我没有胆量封谁为帮主和副帮主,但以为自己怎么也能算一个长老级的人物,起码是八代弟子。

     

      佛说:虽做了恶,但无心为恶,,虽未做恶,但“心”有恶。我正计划每天去肖青老师家做饭来张口的丐帮公主时,一场“急性肠胃炎”突如其来。孙伟老师发现如生如死的我,在群里发了求药的信息。接下来的故事有点让我怀疑自己的想象力,看到群里的消息,几个老师来到家里要送我去医院,我坚决不从;无奈之下,肖青、孙伟借了自行车去给我买药。袁昭衣衫单薄的跑下楼照顾我,没几分钟,陶、赵校长已经把车叫到楼下非压着我上医院,一到医院,刘主任已经等在了大厅。看病、拿药、打针,飞马、国斌、孙伟,一大群人跑前跑后,正不好意思,看见钱书记担忧的脸。我对钱书记说了句“我想哭。”是的,我想哭,为了钱书记的殷切关怀,为了谢局长的电话嘱托,为了陶赵校长的真切关爱,为了孙、郑老师的悉心照顾,为了众援友的深切担忧。

 

 一直以来,我都以为中华民族是一个含蓄内敛、不善于表达爱意的民族,即使是对我们的孩子,我们也不轻易表达爱意。在家乡的时候,我们总以为每个人都有家人的关爱,朋友的关爱只是锦上添花,所以我们让自己的关爱保持着适度的距离。而今天,也许因为我们背井离乡、也许因为我们惺惺相惜,所以我们暂时忘记了距离,那么容易的表达出了我们的关怀,那么容易让我的心成了幸福的大海。所以,我决定,在今后的人生岁月中,只要有爱,我一定会大声说出来。

 

 感谢那些一直在我身边帮助我、关爱我的朋友。感谢亲如一帮的众为援友,在博州的三年,让我们把这一场筵席办得妙趣横生、回味无穷;在今后的人生中,让我们且行且珍惜。

                                                                 

                                                                                                

                                                 201599日凌晨书于博州

 

上一篇文章: 没有上篇文章
下一篇文章: 武汉女教师的援疆手记:让生命之水汩汩流淌
学校地址:万象城娱乐开户 招生热线:万象城娱乐客户端 备案信息:万象城娱乐客户端 校长信箱:xjblsgjzx@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