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北辰区东堤头中学:一个能“落地”的典型
作者:党政办 | 2018-3-12 | 关注:469

     一所被认为“早晚办不下去”的农村初中,近些年来却一再创造着教育的神话:没有早自习也没有晚自习,没有补习班也不在周六、周日补课,但学校工作多方面走在全区教育的前列,学校的社会评价持续跃升。其中考成绩连年在区里名列前茅,高中上线率达到70%,市、区级重点高中上线率接近50%。他们真的“让农村的孩子就近享受到了优质教育”。——编者

  推出典型、推广典型,无疑是咱们提高工作水平的一种有效方法。说起来,咱们的典型并不少,因为总在不断地总结、不断地推介,但是有些典型又在不断地被冷落、被遗忘。一位同行道出个中缘由:“典型”本来就不太典型,因为它就没“落地”。静下来想一想,真是这么回事。

  这几年,在天津市大力推进义务教育学校现代化标准建设过程中,有一个典型——北辰区的东堤头中学很引人注目:他们解决了“负担不重,成绩挺好”这个普遍性的难题,而且具备了“落地”的三个基本特征:普通的学校,常态的工作,深刻的改革。

  因为普通,才有代表性

  这个典型是在普通的学校里产生的。说它“普通”,的确是“普通”的没法再普通:地处偏远的农村,虽然城镇化在不断提速,可一时半会儿也轮不到他们;要说有点儿“名气”,那是十多年前因为小化工厂带来了大污染曾经“上”过《焦点访谈》,现在污染的企业是迁走了,往日的“红火”也随之淡去了。一些农民对“那阵子活儿好找,钱也好挣”“没文凭照样发财”的依恋,或多或少还在影响着他们的孩子。所以,这里的学校根本就指望不上家长——你要是想像市里那样,让家长辅导孩子,那叫没门儿。

  它的生源,都是本村的孩子,只能有什么算什么。一直向他们提供生源的三所小学,自己都觉得不大“提气”。倒是那些外来务工人员,很愿意把孩子送来这里读书。

  再说学校的条件:压根儿就是乡镇的“底子”。虽然前些年也不断投入,但缺这少那还是常事儿。真正发生变化是这几年,特别是在这次达标创建中,它才翻了身。可话又说回来,政策倾斜只管眼前,先天不足依然不足。说实话,在全区近20所初中里,它现在的硬件整体水平只是达标,并不靠前。

  更得说说它的师资:全是农村的教师。论学历,35岁以上的就没有几个人是“原始”本科。近十来年,老教师先后都退了,新教师陆续进来了,现在教龄不足十年的“小”老师已经接近60%:学历是改善了,可经验又缺乏了。你想,一所农村学校要把这么多的新手儿培养出来,容易吗?这几年,学校当然也想借着区里引进大学毕业生的机会进点儿好“苗子”,可在双向选择面前,他们只有等别的学校选择完了才有“选择”的份儿。哎,谁让你是“东堤头”!

  ……

  但是,可贵恰恰就在于“普通”。因为普通才能代表大多数学校。所以,在“普通”中产生的典型,大家比较信服。

  因为常态,才真实可信

  这个典型是在常态的工作下运作的。所谓“常态”,是说他们遵守国家规定,坚持落实课程方案,该上什么就上什么,既不加课也不减课。而且,日日如此,天天这样。寒暑假、节假日,都没有加班加点,眼保健操、广播体操等课间活动从来不落。每天学校的大课间阳光体育活动,学生张扬着的那股阳光般的热情和朝气,谁看了也会被感动。用老师的话说,孩子们能“疯”会儿、换换脑子其实是好事儿。课外活动他们也都坚持落实:这“组”那“队”的学生社团,不仅每周有活动,而且每人有项目。虽然内容还不够丰富、现代,但由于他们不懈、认真地做,优势也渐渐凸显出来。比如,合唱团在全市拿了奖,足球队在全区夺了冠军,这样的成绩出在边远农村学校的确让他们振奋。社会实践他们更是一直重视:学军、学农、学工,除了执行本区的“大课表”以外,学校每年还有自己的计划。

  要论最有特色的,是以“责任教育”为主线的系列社区志愿者服务——学校包下了全镇四个居委会、四个敬老院、四个街区健身公园、四个老年活动中心,定期组织义务劳动。学生们每次活动一到现场,就擦的擦、扫的扫、清的清、收的收……成了社区一景。特别是与镇团委携手开展的“3+1帮扶活动”,即双方三名共青团员共帮一位退休老人,他们已经坚持了整整四年。而且,已形成了“学生尽心照料老人生活,老人用心教导学生成长”的良好互动。

  要论最具创新性的,是学生“与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面对面”活动,主题是“倾听学生呼声、关注孩子诉求”。代表、委员们和青少年学生就理想和信念、困惑与烦恼等话题进行沟通;学生们就家庭教育、环境治理、校园安全、技能培训等热点问题向代表、委员提出建议。融洽的气氛融合着彼此的愿景,大人和孩子共同感受社会责任。

  据说,这些年学校没有不良记录,就是因为能够坚持常态。当然,也有人说,这是被“逼”出来的:老师不在本镇住,到了点班车不等人,根本没法儿拉晚儿(方言:深夜不归)补课。这话乍一听似有道理,可别忘了“内因起决定作用”这句经典,想拉晚儿、要补课,法子多着呢!倒是人家校长不矫情:“咱也是由不自觉到自觉,只有自觉坚持才是素质教育。”

  其实,常态就是按照教育规律设计的学校工作走“流程”,东堤头中学的可贵之处就在常态上。因为,常态才有真实性,才能不掺杂功利的水分,大家才能够认可。

  因为深刻,才显示出创新

  这个典型是在深刻的改革中探索的。近几年,东堤头中学在全区教学综合评价中总是位居前列。这个评价由于强调以巩固率为前提、以合格率为基础,尽管绕不开考试成绩,但成绩并非“唯一”,所以不仅够综合而且算合理。

  “普通”学校、“常态”工作能取得这么领先的成绩,的确应该问个究竟。校长的回答就是两个字:改革。其实,这前面还应该加上“深刻”作为对改革程度的修饰。因为,这所学校的改革有精彩之处,那就是跟课堂“玩儿命”。校长明确表示,课堂效果上不去,负担下不来,工作“常态”保不住,素质教育等于白说。为此,他们着力从三个方面下手:

  一是改了教学管理。领导随时听课,“推门”就听,就是要听个实际水平;领导班子周二评课,雷打不动,就是要评出子丑寅卯。而且听课都有定量,校长最忙,但每周都要听六节,别人当然还要“递增”。课堂教学评价分为两类进行,人人都有任务:“常态课”搞评级,旨在提高全校教师的教学能力;“展示课”搞研究,旨在推广个人的成功经验。在“深刻”的改革面前,人人有机会,科科是平台。

  二是改了教学模式。他们在广泛学习和借鉴的基础上,经过反复试验,确定了由“课堂准备—明确任务—探索自试—困难支援—效果检阅—学习小结”等六个环节构成的任务驱动教学模式。教师按照这一基本模式,结合教学实际,编制既做教案又当学案的“任务书”。这种模式对于作为主体的学生来说,目标明确;当堂预习,有利于趁热打铁;自主探究,促进独立思考;及时练习,能体验成功。这种基本模式已在该校绝大多数学科推开。如果帮他们“提炼”一下,大概是“讲练各半”和“当堂训练”这两点支撑了高效教学。当然,他们知道改革需要“外脑”,教研员就曾在这里进行现场指导、现场上课;他们知道改革需要“活水”,兄弟校也曾在这里开展“同备同构”“同备异构”。但是,他们要求老师必须结合实际,动真格的,谁也不准照搬“参考”、上网下载,包括课件在内。现在,他们还想定期把每节课的“任务书”整理出来、积累起来,然后经过不断修订、不断完善,逐步形成学科资源“系统”。这不就是教学成果吗?

  三是改了作业机制。他们限制了作业科目,由原来各科“抢”着留,到现在最多留“五科”:初一语文、数学、英语,初二增加物理,初三再加化学,其余各科作业必须当堂完成。他们还限制了作业总量,一般作业就在“任务书”上,因为那都是教师精编、精选的习题,还可以控制完成作业的时间。开始教师们不理解:其他学科教师说,“我们也有统考”;“五科”老师说,“中考”压力最大。学校坚持的结果就是“倒逼”改革:前面是不准加班加点,现在又不能增加作业,后路全堵死了,只能去开正路。高效教学不就是这样的改革轨迹吗?

  普通学校需要在深刻的改革中提升,常态工作需要以深刻的改革做保证。因为,“深刻”才有“创新性”,才能打破“习惯”。所以,能在“深刻”中探索的典型,大家才好学习。

  东堤头中学的“普通”“常态”和“深刻”,是“落地儿”——接地气的典型,全都看得见、摸得着、学得了。他们的校长为此总结了一个“公式”——“责任+方法”,实在发人深思。教育规划纲要中有两句名言,一句是“办好每一所学校,教好每一个孩子”;另一句是“为每个孩子提供适合的教育”。“责任”就是前一句话的动力,“方法”则是后一句话的策略。咱们业内的人都知道,为“一个”容易,为“每个”很难;而且在小学好些,在初中更难。这正是这个可以“落地”的典型所具有的典型意义。只是校长反复叮嘱,一切还在进行中,我们不张扬,您也别宣传。可是,咱们真的需要这样的“典型”,需要大家创造性地“复制”这样的典型。

  这东堤头中学的校长叫刘福颖,是位有着男子汉气概的女校长。(刘长兴 作者系天津市教育学会会长,天津市首席督学)

万象城娱乐客户端
Copyright:冀ICP备15000619号 
地址:石家庄市育才街25号 电话:0311-86698663